• <blockquote id="ogyg2"></blockquote>
    <input id="ogyg2"><object id="ogyg2"></object></input>
  • <input id="ogyg2"><object id="ogyg2"></object></input>
  • <blockquote id="ogyg2"></blockquote>
    <samp id="ogyg2"><label id="ogyg2"></label></samp>
    <blockquote id="ogyg2"></blockquote>

    成果展示

    Akiharu M-斯坦福大學

    發布時間:2015-06-11





    學生檔案

                                                                                                                                                                    

    學生姓名:Akiharu M.

    錄取學校:斯坦福大學等



    第一眼見到Akiharu,可以用“驚艷”兩個字形容----怎么會有男生長得這么精致,這么好看的?但相處久了,大帥鍋也與其他學子無異,形象上的與眾不同被弱化,而個性,學術能力讓人刮目相看。

    安靜而富有張力,這是我們對他的印象。

    Arkiharu中日混血,媽媽是上海人,所以他的普通話里帶著點上海味道,中文,日語,英語,法語,德語,他精通五門語言。一個文弱書生?不是。他連續十年,每年暑假會回日本學習柔道,級別已經達到了非常高的黑段。一個光會讀書的NERD?不是,他建有自己的網站,是雜志類的,世界與他只有一個鍵盤的距離。一個活在自己小世界的人?不是,他在上海世博會上,憑借自己的語言優勢,做了大量的多語言文書翻譯工作。一個接近完美的人,我只能這么說。

    每次當我在課堂上講解SAT題目時,他似乎沒有什么問題。對對答案,就安靜地坐在那里,但一旦有問題,他就會窮追不舍。他沒有和別人打鬧的習慣,不象其他的這個年齡段的男孩子,總是有夸張的表情和體態語言吸引女孩子的注意。他就坐在那里,但似乎全班的女孩子都在暗自打量著他。呵呵。  這年頭,流行悶騷。在博美前程的SAT課堂,我們永遠鼓勵學生個性的張揚,但Akiharu一直用沉默在說話。

    對于語言的天分加上后天的努力,他沒有太費勁,第一次就考了接近2300分,我們也沒有建議他再往上考,這個分數,什么學校都夠了。但是在申請文章的時候,我們還是和別人一樣,經歷了掙扎。

    一個窮人,若有一塊祖傳寶玉,那么他在向旁人介紹自己的時候,可以非常輕松,把寶玉拿出來就可以了。但是若一個人,滿屋子都是祖傳的這個寶貝那個珍藏的,那么他在介紹的時候,反而會很矛盾。選擇哪個寶貝呢?

    他面對的也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他的任何一個特色,五門語言也好,柔道黑段也好,個人網站也好,世博會經歷也好,拿給別人,都可以做出一篇上等貨色的文章。但是,在申請文章這里,我們不是雜貨鋪,不會有1+1大于2的情況出現,出現太多的主題,反而是大忌。在申請文章的世界里,1+1小于2,甚至小于1。

    沒辦法,招生官不喜歡話癆,少廢話的最好。

    所以完美的akiharu面對的是一個這樣的問題。上帝已經創造出幾近完美的自己了,但廣告詞要自己寫,而且只能一句話。

    諸位看官可能會抗議了-----怎么是一句話呢?明明這個人申請文章PS是字數不限的。

    非也。

    試想,招生官會逐行全篇仔細看完每個申請人的文章嗎?不會的。所以,如果不能有效地把握住文章的核心內容,用最精煉卻又最貌似自然清新的語言吸引住招生官,那么你的幾十塊申請費就白交了。當然,最遺憾的還不是浪費點米米,而是這輩子你和這個學校的緣分就暫時拜拜了。

    如同一個高明的魔術師,AKIHARU必須能在自己順風順水的生活中,撈出點讓自己不爽的東西,并且極力渲染這個如何讓自己不爽到極點的,簡直就是命運交響曲中的開頭那幾聲讓人振聾發聵的“咚咚咚咚!”一樣,敲打招生官的神經,鼓動他的手把自己的資料放到比較矮的那一堆。

    前面所有鋪墊都是背景。

    如同一個握了很久的拳頭,完美的AKIHARU在尋找自己的進攻點。他的一個很有趣的格言是,讓我拖延,拖延的壓力會讓我的靈感涌現。(此名言只限于他這類天才型選手,普通人模仿,后果自負)。

    GC來了,他終于在申請即將截止的時候,發來了他的稿件。而稿件如此的清新可喜,讓我等待太久而有些不快的心情立刻變得晴朗萬分。

    如同所有的第二代移民,他也有自己的困惑與掙扎。通篇在問一個最基本的問題:

    我是誰?

    我是開在富士山上的一樹櫻花,壯美而悲涼,還是黃埔江頭那濁濁的滄浪,沉淀著歷史的思量?我是加拿大湛藍的天空上平和的一朵白云,還是意欲翱翔在美利堅土地的蒼鷹?我是誰?我屬于哪個國度?我的根在哪里?

    最基本的哲學問題,往往有能夠引起最大眾的共鳴的可能。文章立意非常低調,但在低調中卻有對文化,對生命之根最真切的追問。世界在變,我們處在一個四海為家的時代。但我的精神的家園在哪里呢?

    斯坦?;卮鹆怂?。

    你就是我眾里尋他千百度的斯坦福人。 

    無比幸福。

    a阿v天堂无码专区,岛国av喷水x片免费观看突破,免费无码看av的网站,免费的很黄很污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