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ogyg2"></blockquote>
    <input id="ogyg2"><object id="ogyg2"></object></input>
  • <input id="ogyg2"><object id="ogyg2"></object></input>
  • <blockquote id="ogyg2"></blockquote>
    <samp id="ogyg2"><label id="ogyg2"></label></samp>
    <blockquote id="ogyg2"></blockquote>

    成果展示

    Larry Tang-芝加哥大學

    發布時間:2015-06-10


    學生檔案

    學生姓名:Larry Tang

    錄取學校:芝加哥大學、杜克大學、西北大學、華盛頓圣路易斯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紐約大學Stern商學院






                                          芝加哥大學校園主雕像


    Larry被芝加哥大學錄取,多少有點在意料之中。他是博美前程的第一個被芝加哥大學錄取的學子,而芝加哥大學的經濟系一直是他的夢想。芝加哥大學的經濟系產生了22位諾貝爾獎得主,弗里德曼、戴維德等學者因堅持自由主義而被譽為芝加哥學派,對經濟學的研究有著深遠的影響。1982年該校的經濟學家,同時也教授MBA課程的喬治·斯蒂格勒榮獲諾貝爾經濟獎,是全球商學院教授獲此殊榮的第一人。


    200910月,Larry第一次考SAT,成績是2170,這多少對他是個打擊,但他堅決不相信自己就是這樣的水平,在11月匆忙考完SAT II之后,12月繼續考SAT I,一舉拿下2340的成績。SAT考試一如爬山,上半坡容易,上頂峰難上加難。想從2100再往上爬高,每前進100分的艱難都是難以想象的。這也是我為什么常對學生們講,如果你的實力到了2300,就一定會在某一次的考試中達到這個分數;但前提是,嘿嘿,你必須要付出比2100十倍的努力。


    Larry是個與眾不同的學生,在有些家長眼中,可能他不算是個好學生。比如,他的紀律性比較差,上課總喜歡說小話,甚至嘴里偶爾會蹦出幾個F類的字。因為他的做題速度比較快,往往會提前做完,這個時候,我允許他打手掌游戲機,只要設置到無聲不影響別人就可以了。偶爾,他因為頭天晚上睡太晚而在課堂上睡著了,我會把沙發墊子給他,讓他睡5分鐘,然后再叫醒他。我這么說,也許大家會覺得得我太寬松了,但事實上,我很反對把課堂弄得一潭死水,哀鴻遍野。學生困極了,你非弄醒他,他似乎在聽你講課,但事實上思想還是留在周公那。大家雖然都在學,但是做題速度確實有快有慢。人在極度困倦的情況下你讓他睡5分鐘再起來,聽課的效果會大大提高;并且我也是因人而異,他的水平已經超過了讓我去婆婆媽媽碎碎念的階段.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雖然調皮,但布置的作業他總是不折不扣地完成,錯題全部用紅筆表明出來,并畫一個駭人的感嘆號(我現在都能記得那些血淋淋的感嘆號)。他不懂的問題總是會糾纏著你徹底解決。你的解釋說服不了他的時候,他一定會和你爭執到底。他的辯解有時候有點蠻不講理,但這都反映出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他在課后思考了!


    這么多年與學生打交道,我發現優秀的學生基本上都有一個特點是相通的。那就是,好問,堅持,不迷信老師。我常對學生講,我心目中的好學生就是個敢于向老師問問題的學生,我說“如果你們能把老師問倒了,就說明你們真的要成才了”。學生如果課后認真做題并思考了,必定會有疑惑;能問出一個深刻的問題來,說明這個學生在這個問題上深刻思考過了。一個學生,如果永遠沒有問題,只有唯唯諾諾地聽課,頂多是個“乖”學生,但一定不是“好”學生——課后沒有真正思考或不敢向老師的權威挑戰,這兩者都是非常大的問題,有這樣的問題的學生一般也很難有異于他人的資質。


    他的一篇申請文章中重點談到了一次歷史課,老師布置的作業是對一個歷史事件的分析。他最后寫出來的文章和老師講的大相徑庭,他從他自己的角度來談對這個事情的理解。本來這在北美的教育體系中式應該得到鼓勵的,但不知道老師似乎覺得他的角度實在太怪異了,要求他重寫,但Larry堅持自己的觀點,就是不重寫,最后老師還是給他高分。但老師說,這個高分不是因為內容,而是因為Larry對自己觀點的堅持。



    Larry身上,類似的故事很多,大學申請的Brainstorm階段,我們稍微一啟發,他的故事就源源不斷地往外冒。根據Larry的特點,在essay啟發階段,我們總是先聽他的意見。說實話,他的幾乎所有申請文章都有點玄奧,都是關于宇宙、科學或人生的思考,他以思維繞來繞去為樂,而我一直都認為這不是美國大學錄取官喜歡的風格,老張我也不是很喜歡(不是我的茶)。我也曾勸說他寫簡單些,內容再平民化點,但Larry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我也沒有再多做堅持——畢竟,他突出的學校成績和AP、以及SAT分數擺在那,已經說明這個孩子思維的高效與獨特;既然他是個蘇格拉底式的學生,那就在申請文章中展示這一獨特的個性吧。 

    不過,他的COMMON的大文章,最后他還是聽從我的建議,從哲學家的云端回到了人間。文章是關于適應性的問題,Larry就讀的于溫哥華的一家男校,而家里主要是與媽媽生活,所以,他每天都是在東方特色的以女性為主的家庭和西方特色的以男性為主的學校之間適應著,簡單卻也不失獨特。

    在整個申請過程中,我感覺和他的互動是高效而愉快的。他的所有申請文章,在邏輯性和緊扣主題方面都做得很好,幾乎不需要大的結構調整,用詞也比較精確到位,這確實也節約了我們很多時間。我問他要一個材料,他一定會準時高質量地提供給我。我幾乎能看到幾年后,褪去嘴角上淡淡絨毛的Larry更加成熟穩重的樣子——誰說成功人士靠的是運氣?我看成功應該更多的是從少年時代的一種資質的培養與養成:好問,高效,堅持。 

    人之所以成功,也在于敢于堅持,不隨波逐流,不人云亦云,從大的方面來說,這也是我們人類能夠不斷創新文明不斷進步的基礎。我不是一個精英論持者,我相信普羅大眾也有無盡的力量孕育其中,但我每每看到優秀的學子在我們博美前程的教室里為某個問題而爭到淑女紳士風度盡失的時候,以致后來看到同樣的這些孩子拿到通知單給我報喜的時候,我總覺得人和人是不同的,但優秀的孩子又是那么樣的相似。

     

    a阿v天堂无码专区,岛国av喷水x片免费观看突破,免费无码看av的网站,免费的很黄很污的视频